仙也不过是另一段烦恼

  有人说,每个中国男人的最终梦想是做皇帝。我觉得,不尽然,因为有很多做了皇帝的男人想做神仙。这个传统从第一个皇帝就开始了,《史记》中说嬴政当了始皇帝之后“遣徐市发童男女数千人,入海求仙人。”,“幕‘真人’,自谓‘真人’,不称‘朕’”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看,套用弗洛伊德的推论,后世所谓的明君无非是那些放弃了终极梦想的绝望者,是求仙的欲望无法实现,从而将能量投放到了眼前的工作上,做了些建设性的事;而那些坏皇帝,则是把这种原动力用到了破坏方面,就像叔本华说的那样,在欲望得不到满足的痛苦和欲望得到满足之后的空虚之间游荡,这些人,最好从没有生下来过,其次是生下了就死了。所以,可以半开玩笑的说,中国历史的原动力是两种欲望,没做皇帝的人想做皇帝,做了皇帝的人想做神仙,帝王将相、雨打风流不过是这两种欲望在各个不同途径上的变异与宣泄。

  但神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状态呢?从最初的字型上来看,“仙”写做“僊”,是上山掏鸟巢的人,当然小篆之后,成了山人。《释名》认为“老而不死为仙”,《说文解字》则说“长生迁去也”。可见,仙的两个基本状态一是长生不死,二是离群索居。对仙人生活较早的细节描写见于《庄子》,“藐姑射之山,有神人居焉,肌肤若冰雪,淖约若处子,不食五谷,吸风饮露。乘云气,御飞龙,而游乎四海之外。”

  这样的描写很有必要。作为一个终极理想,神仙光长生不死是不够的,还要长生不老,最好还有韩国旅游的神奇效果,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容貌以及让人青春永驻,否则神仙当到最后都是孙悟空嘴里的“白胡子老头”,还有什么乐趣呢。另外还要不愁吃喝,来去自如,也是,当了神仙还要烦买房和堵车的问题,未免也太不给力了。

  随着时代的发展,人们对于神仙问题有了更深入的理解。我的偶像,创作了《乱马1/2》《犬夜叉》等名著的日本漫画家高桥留美子,还有一部作品叫《人鱼之森》,描写了一对食用了人鱼肉从而长生不老的男女,这两个人,不老不死,拥有高于常人的体力与能力,虽然没有法术,但基本的状态跟我们传统理想中的仙人十分接近,起码也算是地仙级别的了。整个故事,用浪漫而恐怖的情调,述说了他们用无尽的生命来寻找变回正常人的历程,简单来说,就是神仙也有恐惧与追求,活腻了,也想死。

《西游记》第七十二回“盘丝洞七情迷本 濯垢泉八戒忘形”里有这样一段:“他一个个都会些武艺,手脚又活,把长老扯住,顺手牵羊,扑的掼倒在地。众人按住,将绳子捆了,悬梁高吊。这吊有个名色,叫做“仙人指路”。原来是一只手向前,牵丝吊起;一只手拦腰捆住,将绳吊起;两只脚向后一条绳吊起:三条绳把长老吊在梁上,却是脊背朝上,肚皮朝下。”

  原来“仙人指路”可以是SM的一种捆绑技巧,仙人仗可以是一丛常见的灌木、一根腐烂的竹笋,成仙这样的终极目标也不过是另一段烦恼,我们该何去何从呢?

“仙也不过是另一段烦恼”上的38条回复

  1. 天增岁月人增寿,春满乾坤福满门;一家和气又喜气,美满幸福和团圆。除夕的钟声敲响了,新的一年到来了,朋友,祝你和家人新年快乐,幸福美满!辛卯年(兔)腊月廿六 2012-1-19

评论已关闭。